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凤凰自行车,两个轮子的青涩故事

2023-05-07 11:30:51 287

摘要:图片来源于网络#青春回忆杀#在小学就要为读中学做好准备,每个五六年级的学生都要学会骑自行车,因为镇子里只有一所中学。最远的大约十公里路程。学校没有宿舍,必须通校。对于胆小的人,真是不敢靠近两个轮子没有方向盘的扁扁的交通工具,那时候没有小型的...

图片来源于网络

#青春回忆杀#在小学就要为读中学做好准备,每个五六年级的学生都要学会骑自行车,因为镇子里只有一所中学。最远的大约十公里路程。学校没有宿舍,必须通校。对于胆小的人,真是不敢靠近两个轮子没有方向盘的扁扁的交通工具,那时候没有小型的,都是二八车。

我到六年级才有勇气碰它,如果没记错的话,它高度70厘米左右,长度大约两米,基本都是凤凰牌的,有红色假尾灯,尾灯上面就是凤凰牌子。黑漆,有横梁,车把上有铃,在靠近右手的位置。有人在前面挡路的话,你可以按一下,如果听不到就连续按动,叮铃铃,清脆的,很好听。

前面的人要是吹胡子瞪眼睛就别指望他会让路,你绕过去更痛快,因为如果是醉汉,真怕他来个飞脚踹,跌倒了不要紧,自行车磕掉漆才是莫大的损失。因为膝头或者手肘蹭破是无人过问的。那年月,一辆自行车是老大老二老三上学的必备品交通工具。家里一般都有三五个孩子,幸亏当时有计划生育的政策,它强制解放了中国妇女,不然真不知道要生到什么时候为止。但是,它也要了很多胎儿的命。我亲历过,一个女人被生产大队的妇女主任和其他官官儿们硬拉走的情景。她又哭又嚎,连踢带打,满脸泪花的回头喊她的男人:你这个挨千刀的,非要生儿子,到现在你连个屁都不敢放,你还是个爷们吗?

无论怎么挣扎反抗,她回来时肚子到底还是瘪了,头顶挽了一块围巾,脸色苍白,一步一挪蹭,像被人打掉了腰。当初蹲在房檐下揪扯头发的男人红了眼睛,把她搀扶到火炕上,随即端上一碗煮鸡蛋小米粥。没几天,她就生龙活虎的出现在大田里,没有养护好的身体在暮年里松散呻吟。

她是我一个女同学的母亲,高个子,漂漂亮亮的,做事雷厉风行。男人却老实巴交,说话慢声慢语。女同学是老二,身下还有两个小妹子,姐姐早早的嫁人了,她每天也骑自行车上学,那是姐姐用过的,但保存完好,不知道当时有多珍惜呢!

一个早晨,全班都在传说,那个女同学辍学了,老师也觉得奇怪,因为她学习很好。课堂上询问,一个学生站起来,不紧不慢的说:老师,她不能来了,她的自行车被村里拉走了,她家是“超生游击队”!另外一个学生愤然起身辩驳:不是,在小学时她是游击队队长,到现在她是欠国家统筹钱的大户!

全体哄堂大笑,十几岁的中学生爆发的笑声闷雷一般。因为班级里的女生并不很多,她们尖锐的声音像永远出不了头的高音,被一片巨大声浪淹没。

老师整理了课堂秩序,忧郁的转向黑板,娟秀的粉笔字刻上去,像她柔弱的不甘的生命,坚毅却又有所缺失,淡淡浅化在又一轮嘈杂的议论声中。

自那以后,女同学就真的不再来。她辍学后我第一次见她是在镇里的集会上。她已经换了新头巾,深秋天气很凉。她穿着红格子上衣,青布小凉鞋,刘海垂在额上,眼睛水灵灵的忽闪。脸上扑了白粉,一只手拎着花布袋,另一只垂在上衣口袋里。和她母亲走走停停,最后捡了一块空地,母亲终于放下鸡蛋篓子。她随即停下,秋风掀动刘海和围巾。她蹲在后面,左顾右盼。听她母亲吆喝,看她母亲哭穷了脸和顾客争夺一毛钱的利。

一个暑假的下午,我和妈去磨米房。街坊还没做晚饭,稻谷在地里疯长,此时她们都没什么农活干,索性纳鞋底补充空闲。坐石板,坐木墩子,东家长西家短,说得唇角堆起泡沫,嘴唇青紫。最陶醉最满足最自负的人,恐怕就是因为没读过几本书,不懂什么大道理,却能从村头村尾锅碗瓢盆里总结出人生哲理来。这群辩论者,传音士不错过细枝末节,添油加醋,火上浇油,她们的丰收不仅在田里,还在热闹上,她们十分希望村子里因为她们“友好”的传阅而让故事更生动,让事主更活跃,更激动。

终于我也捕捉到从未经历过的事。

我推着自行车,车后座驼着一袋水稻,准备去磨米。我妈跟在车后扶着,生怕掉下去。傍晚散热了,左邻右舍都走出房屋找乐子。突然听到一阵喊声,声音不大却迫切欢喜,还有些鬼鬼祟祟。原来是坐门口的刘婶子在喊我们。

老杨家里的,你过来,你快点过来。

我们看她挤眉弄眼,就朝她走过去。然后就看到她所说的新鲜事儿。

我的女同学和她的妈妈搀扶着一个胡言乱语的男人走过来。那,那是她父亲,走路踉跄,说个不停,东倒西歪。乍一看以为是喝醉了,但是看眼神迷离恍惚,正如婶子说的他貌似得了精神病。女同学平视前方,冷漠镇定。她母亲死死扭扯着她父亲的胳膊掌握方向,她眼白发红。后面跟着两个单薄的女孩,有个扎着辫子,有个披散头发,哭哭唧唧。

那父亲喊:谁说我没儿子,谁说我没儿子……

女同学和她母亲使劲扳过他的身体,使他又走上大路,偏离沟渠。也不听他叫嚷,也不回村邻的问候。披散头发的小女孩突然大哭起来,也许是惊吓。她母亲突然回身,一脚踢在女孩屁股上,她瞪大眼睛身子瞬间往前一挺,止住哭声,任由眼泪扑噗噗淌下,流过白皙娇嫩的面颊。她母亲继而咒骂:是不是没事闲的,一天不哭一次你就难受,是不是欠揍?没事你就瞎呱呱乱说话,多小的事都能扭出了花,成天就知道放屁……

我妈悄悄推我一把,急忙赶路,婶子灰溜溜低头红脸闪进家门。她们四人颤颤巍巍歪歪斜斜走过土路,身后扬起灰尘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
相关推荐
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